<label id="sbvmh"></label>

  • <cite id="sbvmh"><tr id="sbvmh"><noframes id="sbvmh"></noframes></tr></cite>

  • <label id="sbvmh"></label>
  • <meter id="sbvmh"></meter>
    <output id="sbvmh"><video id="sbvmh"></video></output>

    <meter id="sbvmh"></meter>

    宝顺棋牌

    娛樂頻道 > 電視

    于正:40歲之后,希望能給行業留下點什么

    來源: 新京報  
    2019-11-04 10:14:01
    分享:

    在《演技派》中,于正(右二)和吳鎮宇、張靜初、張頌文等三位表演老師交流表演問題。

      作為影視劇領域的重要玩家,于正在入行二十年的過程中,挖掘并捧紅了許多藝人:楊冪、馮紹峰、趙麗穎、吳謹言、聶遠、許凱……11月8日,在優酷首播的一檔名為《演技派》的節目中,于正將首次作為發起人,公開自己的選角標準與當代青年演員生存現狀,揭秘影視工業流程及劇作產生背后的故事。

      “我感覺,中國電視劇行業有將近十年都沒什么變化了。當看到美劇火了,韓劇火了,日劇火了的時候,會很想給我們的行業留下點什么。尤其當年紀過了40之后,你會希望不止自己好,電視劇行業一定也要更好。”在接受專訪時,于正如是說。

      《演技派》展示演員之苦、之難、之專

      “專業的人要做專業的事。”這是于正首次作為一檔節目發起人所秉持的原則,“許多好演員沒有機會,還有一些人氣高的流量明星在沒什么經驗的時候,就去做男女一號。這對他們都特別不公平,因為到了一定時候,人氣沒有了,這些人也就被淘汰了,而好演員依然很難被發現,所以我希望通過這檔節目,把一些有用的經驗帶給大家。”

      在《演技派》中,于正將從30個青年演員中甄選出16名演員,讓他們在吳鎮宇、張靜初、張頌文三位表演老師的言傳身教下,通過“以演代練”的習作考核方式,爭取到自己最新影視劇本中的不同角色。“我希望讓大家看到真實的演員之苦、演員之難、演員之專,改變大眾對這一行業的誤解,認為演員名利唾手可得的誤解。”

      談未來想做舞臺劇和老師幫助年輕人

      無論對創作、表演,還是對影視劇行業,于正一直有源源不斷的動力與熱情。在經歷外界的褒貶,以及內心的起伏后,如今他終于有機會將自己對“表演美學”的理解呈現給觀眾。而未來呢?在解鎖編劇、制作人、節目發起人各種身份之后,于正依然有愿意再去拓展的邊界。

      “以后我想做舞臺劇,還想做老師。我覺得我到了一定的年齡之后,就不想再去跟年輕人爭市場了。因為以前我看到有人在快要潮水退去的時候,依然死命地掙扎,去打壓年輕人,但是我覺得無論如何,年輕人還是會站起來的。所以如果我年紀大了寫不出來了,我應該去幫助這些年輕人,然后把舞臺讓給他們,我不可能一輩子都在這舞臺上。不過我現在還在學習期,因為我才40歲,對吧?我還有時間。”

      在橫店一直住條件一般的賓館

      《演技派》的教學樓設立在橫店,由《鬢邊不是海棠紅》的水云樓改造而成。在于正的心目中,橫店的一大關鍵詞是“殘酷”,因為那里隨時隨地都充斥著競爭與不公。而在一年中的一半以上時間,于正都身處于這個殘酷之地。

      1999年,于正坐著一輛顛簸的破車,以“演員”的身份第一次來到橫店。當時,《鴉片戰爭》剛于廣州街香港街景區結束拍攝,而于正樓上正住著《人間四月天》劇組,他恰巧在門前偶遇劉若英后,二人還停下來攀談了一會兒。

      從那以后的20年中,橫店目睹了于正從演員到業界大咖的成長全景。對于自己寫的戲,于正習慣全程跟組,他也在橫店養成了一套規律的作息,“我早上喝個酸奶后,開始寫劇本。8點到12點,寫4個小時。下午,我一般去拍攝現場轉一轉,跟演員交流一下,或者帶帶徒弟。晚上九十點鐘的時候,我會看當天的拍攝片段,接著回家看看書,然后準備入睡。我每天必須要看書,以前是看小說,后來看報告文學,再后來看歷史報告,最近我在看一些名人傳記。”

      1999年至2019年,在這20年中,于正有18年都是在橫店迎來的新年。他在橫店一直住條件一般的賓館,“因為跟大家一樣住在不太好的環境中,我就會產生一種心理暗示,那就是我要為明天過上更好的日子去努力。”

      一路有你

      新京報:從業這么多年,覺得行業里沒有變的是什么?

      于正:我覺得一成不變的,就是大家選角老是找明星。不管合不合適,不管能不能演,不管搭不搭配,反正很凌亂。就是這兩個字形容:凌亂。

      新京報:在陪你一路走過來的這些人當中,最想感謝的人是誰?

      于正:我不僅要感謝教會我人生道理的人,還要感謝給我打擊的人。我在安逸舒適的環境里是寫不出東西來的,我覺得電影《哪吒》寫的就是我,我特別需要一些打擊。記得我在最火的時候,有一年有一點瓶頸,后來遭遇網絡攻擊,我突然就覺得寫作的靈感來了。所以我非常感謝天天在網上吐槽我的人,因為我會因此覺得,我一定要寫出一個東西證明自己確實很強。

      新京報:你覺得自己所在的領域,未來會出現一些什么樣的變化?

      于正:未來是不可預測的,但我相信會越來越好。娛樂圈的資本寒冬已經退潮了,大家必須得重視內容,不重視內容是不行的。(記者楊暢) 

    關鍵詞:于正,演員,電視劇責任編輯:林墨
    宝顺棋牌